■天气

■自我介绍

喜欢抽风睡大觉  喜欢不爽就嚷嚷  相当唾弃理科 但是文科也超级烂

Author:喜欢抽风睡大觉 喜欢不爽就嚷嚷 相当唾弃理科 但是文科也超级烂
习惯于依赖长久以来的事物

习惯于看着王子般的帅哥

习惯于对自己喜欢的人笑

对自己ANTI的人摆出一副冷淡的表情

习惯于随手把<竜>写在课本上 书桌上 稿纸上

习惯于幻想非现实的白日梦

习惯于自我保护和自我陶醉

这是那个叫做P孩的孩子.

■连结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大家来数数

■留言本

■加为好友
关于她.
我觉得我自我伤感是很容易的.

一景一物或以一人一事 .

再或者是一个眼神一句话.

觉得很混乱.

想哭..

不知为什么会觉得莫名的无助.

或许.

我觉得一个人太过孱弱.

你认为是朋友的人却找不到共同的话题.

那样多么卑微和肃杀.

但却又觉得.

一个人其实很多事不用装的如何如何.

很多事自己明了.

就一切都明朗了.

不用过分去揣摩怎么怎么.




不过这是我的有时所想.

人和人打交道是必然.

只是我还未了解如何真实地对她们打开心扉.

我说着东X如何.

她对我说CONAN如何.

这本没有什么可以矛盾的.

但是我实在厌烦她的那些不经大脑吐出来的字眼.

例如:我晕 无语哦 TMD恶心不啊?

太阳下的我笑得如此无力.

你的不解风情只会引起我的过分反感.

我不会因为你对东X的恶意评论而生气.

或许装的习惯了.

或者喜欢带着不属于我的面具对着她们.

总能没心没肺地对着我不喜欢的人笑.

并且不会引起她们的任何怀疑.

好笑吧.

一定挺可笑的.




有时候的我在想.

一定一无所有.

抑或以前的那些惺惺相惜不过是蒙蔽了双眼的梦魇.

听了一个晚上的REAL FACE.

也一直存在那种想哭哭不出来的悲哀.

人是矛盾体.

我就是把矛盾发挥到淋漓尽致的那个.

笑いたきゃ 笑えばいい .




我也找到了个能够勉强哄自己的理由.

在胡天的BO里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一個人已經不僅僅是悲哀...
是种徬人無法理解內心的肅殺...

曾幾何時我在想着...
想着我到底我身邊賸下誰...
果然我內心始終存在憤青的意唸...
有個人對着我重復了一句現在覺得俗爛但是很現實的話語.
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麽多,你能给的也只有那麽多,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些人要进来,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
倏地...覺得豁然開朗了...
而或一想...
其實我想要珍惜一些人...
一些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人...
因為她們 我的真心有過囬報...
那麼就夠暸...

而至于我那些真心對待之後卻毫無囬應的...
該丟棄也就丟棄吧...
因為那些不過是形形色色過客中毫不起眼的一個..."


那么.

我可以对你说.

你是我的过客.

而我.

不必留念路上的风景.

我需要的是终点而已.

对吧.

因为 在你的身边的每个人都只有热烈的一段时间.

朋友这个词抑或有些沉重了.

所以.

没有真心的.

我也不需留念.

仅此而已.




始终.

在你们的眼里.

我还是那个很强硬的我.

表象只会表象给你们看.

而脆弱.

我会留给那些爱我的人.

但绝不是添麻烦.

闷.。 | 23:13:48 | 引用(0) | 留言(9)
何去何从?


我想了好久好久

始终没有一个头绪

可能是想得太多了

今天学校来了 三职高 四职高 的老师来做报告.

换句话说

就是从我们学校拉生源

忽然地就觉得

其实上职高也不错的选择

至少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

半开玩笑地和前面的女生说上职高的好处

像是怂恿她那般

没料到的却是她说了一句:确实 我也想上职高啊...

就这么聊啊聊.

从职高讲到社会.

下课铃响了之后才发觉.

这个玩笑开得很长远

即使说是这么说

客观和主观原因都只能让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选择重点高中



才发觉 自己笑得很无力

非要都打上“重点”的烙印就一定是所谓重点麽?

好多人觉得选择职高是种丢脸的事.

我觉得那才好笑

中国人果然要面子的传统一直保留得根深蒂固

不知道是她们的肤浅

还是我想得太远

我这么对那个和我向来玩得比较好的女生这么说的时候.

她一脸不屑地说:那你就去读呗.

我才觉得不屑

明明成绩考示范性都悬

还天天和我说 一定要考三中.

自不量力也该有个度吧?



爸爸开完家长会回来问我打算

我说

我不想离家太远

住校的生活的那些不堪回忆依旧历历在目



韩语班的上课时间总是与学校时间发生冲突

迫不得已地 我值得专心备考

爸爸问我: 你真的坚定庆熙或者应庆么?

我点点头

爸爸沉默了好久 问我: 你真的能够适应一个人打拼么?

是 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

得靠自己

爸妈能够给我铺上的只是留学的道路

我又执意地不愿去美国

妈妈说表姨能够照顾我

我任性地摇摇头

我不想去的地方

去了也不会感到愉快的不是么?

忽然就又觉得那是漂泊异乡的悲哀

才真真正正了解到薰每次和我抱怨在悉尼的种种郁闷




或许想这些有点早.

爸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关键不是高考要考哪

而是高考完了能干嘛?!

果然在金融危机影响下

每个人都人心惶惶

甚至包括还未中考的我

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是未知么?

我的执意

让爸爸最终敲定

如果你高二下学期还是那样坚定

我同意你选择小语种的高考

在关上门前我听到了这句音量不大不小的回答

所有的苦我都决定背

如果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

那么

前途再茫远

我也只能一直走而不能回头

但愿

我到时候没有感到后悔吧




闷.。 | 22:42:45 | 引用(0) | 留言(6)